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企業郵箱

中年賣房創業,從鄉村教師到首富,他說:我認準一件事,就會堅持到底

發布者:智飛龍科馬      發布時間:2020-08-07 17:45:16      點擊率:82

 

蔣仁生出生于廣西的一個農村家庭, 46 歲那年,他從衛生防疫一線辭職創業。為了創辦重慶智飛生物制品股份有限公司,蔣仁生賣房搞研發。經過多年的發展,智飛生物已成為中國疫苗行業龍頭企業,公司市值達 2739 億元(截至 2020 8 4 日);蔣仁生也以 620 億元人民幣財富成為《 2020 年胡潤全球富豪榜》廣西首富。目前,智飛生物與中國科學院微生物研究所聯合研發的重組新型冠狀病毒疫苗正處于臨床試驗階段。

關于創業成功的秘訣,蔣仁生表示:我二十年一直專心做一件事——專注于做疫苗,從來沒有想過多元化經營。智飛生物能取得如此的成績,我想最重要的就是「企業家精神」的引導。在我看來,新時代的企業家要具備五種精神,第一是將社會效益放在首位;第二是創新精神;第三是專業專注精神;第四是誠信精神;第五是規范經營精神。

1

1953 年,蔣仁生出生于廣西灌陽縣的一個貧困農村家庭。高中畢業以后,他回到家鄉,成了村里小學的一位民辦教師。據當地人描述,蔣仁生比較外向,性格隨和,能跟學生們打成一片,大家都很喜歡他。

 那段日子,蔣仁生一邊教書,一邊務農,心有不甘,但又無可奈何。1977 年恢復高考后,為了改變命運,蔣仁生拼命復習,最終考上了桂林醫學專科學校(現桂林醫學院)

畢業后,蔣仁生被分配回灌陽縣衛生防疫站工作,一待就是十幾年。那時候,蔣仁生非常能吃苦耐勞,經常翻山越嶺,去給農村孩子打預防針。

上世紀 90 年代初,廣西壯族自治區衛生防疫站在全區選調干部,蔣仁生由于工作突出,進入了自治區衛生防疫站,在計劃免疫科和生物制品科從事科研和管理工作,先后任副科長、科長。

1999 年底, 46 歲的蔣仁生從機關單位離職下海。關于離開的原因,蔣仁生在一次采訪中講到,「上世紀 90 年代,洋品牌疫苗在中國市場日益擴張,而我有這方面的基礎,同時我不喜歡平淡的生活,于是選擇了疫苗行業創業。」

當時,他周圍很多同事說:老蔣吃了豹子膽。他就這么義無反顧地走了,想實現自我價值。相反,蔣仁生的妻子非常支持他的選擇。蔣仁生說:辭去穩定工作的時候,我沒有遭遇到任何來自家庭的阻力,我的妻子是一個非常有遠見的女人。

辭職后,蔣仁生來到成都,在一家疫苗企業從事銷售管理工作。他原本琢磨著自己創辦一家疫苗公司,但是疫苗公司需要有個特殊的生物制品許可證,短期內很難拿到。2002 年,蔣仁生得知重慶有一家生物制品公司,剛好擁有這些資質,但是生產經營狀況不是很好,于是他與合作伙伴一起收購了這家疫苗企業,并更名為智飛生物。

創業起初,蔣仁生困難重重。研制疫苗的投入是巨大的,但那時中小企業貸款相當難,為了公司的發展,蔣仁生賣掉了自己的住房,搬到了公司的集體宿舍,窘迫得年都沒過好。2006 年之前,別說辦公室,蔣仁生連辦公桌都沒有。當然,這還不算什么。在創業一年時,因為對公司發展方向存在分歧,蔣仁生的創業伙伴退出團隊,轉去云南參與創辦了沃森生物,成為他的競爭對手,導致企業一度陷入困境。經歷了搭檔出走風波后,蔣仁生將董事長、總經理一肩挑。他表示:那段時間,我一方面要跑批文,一方面要跑企業的生產和銷售,確實經歷了不少波折。但堅持就是勝利,咬咬牙,終于挺過來了。

2

創業起初,智飛生物還沒有什么研發能力,主營業務就是銷售代理,也就是賣疫苗。

早年在防疫站工作的時候,蔣仁生清楚地知道,從上世紀 80 年代到 2000 年,中國老百姓打的都是 A 群腦膜炎疫苗,但他從一些渠道了解到周邊國家也有出現 C 群腦膜炎的病例。于是,在 2002 年公司成立初始,蔣仁生便與蘭州生物研究所簽訂了獨家代理銷售 AC 群腦膜炎疫苗的協議。他預測未來三到五年國內肯定會出現 C 群腦膜炎的爆發。

起初,人們并不愿意相信蔣仁生的預言,大家習慣了一直以來接種的 A 群腦膜炎疫苗。然而 2005 年初,安徽、江蘇等地爆發了大規模的 C 群腦膜炎疫情,全國都陷入恐慌。當時,國內的防疫站大部分使用的還是 A 群腦膜炎疫苗,國內只有蘭州生物制品研究所一家能夠生產 AC 群腦膜炎疫苗。值得強調的是,這些疫苗的銷售代理權都掌握在蔣仁生的手中。

疫情爆發后, A+C 群腦膜炎疫苗賣瘋了。當時蔣仁生力排眾議,拒絕了手持現金上門前來要求加價求購的公司和機構,以原價將疫苗賣給了各省、市疾病預防控制部門。

那一年,蔣仁生賣出了 2000 萬支疫苗,在疫苗界內一戰成名。蔣仁生說:我沒有提價。我不管外面怎么漲,從源頭這里就控制住了。如果一支漲價 10 元,就能多賺 2 億。就算漲 5 塊,也能多賺 1 億。對一個初創又急需資金的疫苗公司來說,是多么大的誘惑啊,人的一輩子能有幾次多賺 1 億、 2 億的機會?但是,這是「國難財」,不能發。社會效益第一,經濟效益第二,平時說起來容易,重要的是關鍵時刻能不能堅持。

由于供貨及時, C 群腦膜炎疫情很快便得到控制,智飛生物從此在行業內打響了名聲。

蔣仁生表示:智飛生物在代理產品的過程中,把誠信作為基點,把維護客戶的信任作為企業生存發展的命脈,始終嚴格按照合同約定執行,再艱苦也按合同要求的期限及時回款給廠家。為此,我 7 8 年都沒有為自己配備車輛,甚至一度賣掉房子搬到公司宿舍,也從未欠過廠家 1 分錢。由此換來了合作方極大信任,不但主動提出給我免去保證金,還額外再給我 3 個月的資金周轉期,這對創業初期現金周轉困難的我無疑是雪中送炭。

依靠代理銷售疫苗一炮而紅后, 2005 年底,蔣仁生開始大力發展自主研發。彼時,蔣仁生說:代理疫苗可以讓我們短期內看到效益,但是我們不能一直跟著別人跑,我們要先追趕國外,然后超越他們。而且,如果不做自己的研發,碰到一些大的行業事件、政策調整,就會處于被動。于是,我就投入了大量資金進行疫苗研發,只有研發上來了,未來才有自己說得上話的份。錢砸下去,沒做好就是自己沒本事。

在自主研發的同時,蔣仁生還借力他山之石,與中國科學院、中國食品藥品檢定研究院、軍事醫學科學院、香港科技大學、北京大學醫學部、美國 Wistar 研究院、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等開展合作,共同研制市場潛力巨大的疫苗產品。

在「自主研發、合作研發」的基礎上,蔣仁生還大舉收購成熟的疫苗公司及其產品,豐富智飛生物的新產品庫。

2010 年,智飛生物在深交所掛牌上市,成為第一家在創業板上市的民營疫苗企業。蔣仁生表示:如果只為自己著想,我們用不著來這里。公司目前每年有 2 億多元的利潤,如果按股權比例全部分紅,我自己每年會有 1 億多元的現金進賬。公司不上市,我個人的錢也花不完。但是,一家有理想的企業應該看到十年后,甚至二十年后。如果沒有長遠的思維,在疫苗這個行業是很難得到回報的。而在做長遠規劃的時候,別人不相信你怎么辦,只有自己最相信自己。如果自己都不相信自己,那就不可能成功。作為企業家,最重要的是把自己的實業做好,股價本來就是漲漲跌跌的,不用看得太重。企業成功,自然股價會穩步上漲,對股民也有交待。當下,無論股票價格多少,我的股權一股也不會賣出,因為保持絕對控股是保證公司持續發展的基礎。

對智飛生物來講,如果說自主研發是其右手,那么代理精品則是其不可或缺的左手,雙拳出擊方顯組合協調威力。

公司上市后,醫藥巨頭默沙東找到了智飛生物,并與其簽署了戰略合作協議。蔣仁生說:我們的合作是水到渠成,就像談戀愛,門不當戶不對很難談。智飛生物上市前,公司的產品還是比較單一的。但是我們有一個比較好的銷售隊伍和網絡。從創業那天起,我們就開始建立自己的銷售隊伍,全部是以直銷為主,由公司直接管理,覆蓋面極廣。另外,我們公司口碑非常好,得到全國疾控行業的認可。

「相對應的,智飛生物在上市以后,我們自己也想尋求突破。因為自身原有品種比較少,所以必須要有一個代理的品種,我們把國內、國外的產品都篩過,最后覺得默沙東產品比較適合,更覺得默沙東的核心價值觀、企業文化跟智飛生物很相似,所以談的時候就很容易談攏了。」

經過多年的發展,如今,智飛生物已成為一家集疫苗、生物制品研發、生產、銷售、推廣、配送及進出口為一體的生物高科技企業(中國疫苗行業龍頭企業)。智飛生物現在售產品包括重組結核桿菌融合蛋白( EC )(宜卡®)、 b 型流感嗜血桿菌結合疫苗(喜菲貝®)、 ACYW135 群腦膜炎球菌多糖疫苗(盟威克®)、注射用母牛分枝桿菌(微卡®)、 A C 群腦膜炎球菌多糖結合疫苗(盟納康®)等自主產品;同時,智飛生物統一銷售默沙東授權的四價人乳頭瘤病毒疫苗(釀酒酵母)、九價人乳頭瘤病毒疫苗(釀酒酵母)、口服五價重配輪狀病毒減毒活疫苗( Vero 細胞)、 23 價肺炎球菌多糖疫苗、甲型肝炎滅活疫苗(人二倍體細胞)等所有進口疫苗。

6 19 日,由智飛生物全資子公司智飛龍科馬與中國科學院微生物研究所聯合研發的重組新型冠狀病毒疫苗( CHO 細胞),正式獲得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藥物臨床試驗批件。這是世界上第二個獲批進入臨床試驗的重組亞單位新冠疫苗。

3

盡管現在已經十分富有,但蔣仁生的生活依然十分簡樸,他說:錢財乃身外之物,生不帶來,死不帶去。我沒有什么奢求,工作就是最大的幸福。

蔣仁生是出了名的工作狂人,每天早上 5 40 分起床,通常去食堂吃飯,只要有辣椒下飯,吃什么菜都無所謂。出差的時候他也幾乎不坐頭等艙,除非太累了需要休息的時候。蔣仁生為人隨和,公司高管和員工會親切地叫他「老蔣」。有員工曾這樣評價蔣仁生:他用自己對疫苗事業的執著和信心凝聚了一批行業精英和一支優秀團隊,而不是靠所謂的威嚴;對客人禮敬有加,一次次有力的握手會讓你感覺到他對朋友的坦誠和熱情;注重細節,但這并不妨礙他成為一名決勝市場的出色的戰略家……

工作之余,蔣仁生喜歡爬山和釣魚,他說:我喜歡站著釣魚,看著魚漂一動一動的,魚兒上鉤起桿后,有一種收獲的滿足。

蔣仁生感言,「我想干一些實事,對老百姓有利,對社會有益,這是成立智飛生物的初衷。有企業家說:做企業其實是個苦差事,是個漫長的過程。想對企業的產品、技術非常了解,沒有 10 年不行;想將企業、行業徹底掌握、運用自如,可能要 20 年時間;想要做到極致,甚至全球第一,可能要 30 年甚至更長時間。我認為這話一點沒錯,做企業不僅要專業,更要專注。我有一個優點,那就是認準一件事,就會堅持到底,打個不恰當的比喻,就像螞蝗一樣,一定要在大腿上咬出血來。」

(來源:馮侖風馬牛)

幸运农场走势图 重庆福彩